从设计图上可以看到,Atlas五座概念车基本延续Atlas的外部设计,车尾明显要更小一些。

文/李忠祥
责编/王艳玲

《老人与鸟》2005年 120×120cm

从他1961年考入云南艺术学院学习美术算起,至今已整整56个年头。历时半个世纪而年逾古稀的陈雄勋才第一次出版个人画集。当我反复观赏了他那塞得满满的一房间的画作——数以千计的素描、速写、油画、水粉写生以及大量油画、壁画创作,相比之下那些速成的“巨匠”“大师们”,我不禁感慨万般:一个真诚的画家之艺术历程是何等漫长而艰辛!

《淘金湄公河》2011年 110cm×110cm

陈雄勋历艺术院校5年的科班教育 ,以苏俄写实主义油画为楷模,在契斯恰克夫素描教学体系的训练下,加之他的刻苦勤奋,奠定了极为坚实的绘画基础。从其大量习作写生可以看到他对色彩和形象的感受力是颇具天赋的。天赋、功力和勤奋是一个艺术家走向发展与成功的基本条件。早在1971年他在部队当兵时创作的大幅油画《红日高照团结寨》(240cm×135cm)就已经崭露头角。众多的少数民族人物形象塑造得生动鲜活,在晨光微曦中,光色的冷暖对比、变化丰富真实,大场面的构成把握到位,油画用笔自由洒脱,将边疆民族特色突现了出来。因此而入选1972年全军美展并获好评,成为云南油画历程中的经典作品之一。这一成功本应该成为他顺利步入中国画坛的最好契机,可惜的是,陈雄勋自1966年大学毕业至今这45年间,先后经历了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十年动乱,在西双版纳文化馆、昭通群艺馆工作,在部队当兵,到中央美院壁画系研修壁画两年,在山东青岛纺织学院教美术,在云南国际技术促进公司任职。至1993年则办理留职停薪,到北京、上海、深圳下海当自由职业画家,靠鬻画为生。如此频繁的工作调动,在极不安定的生活环境中,机遇常与陈雄勋擦肩而过,无疑对其艺术事业的发展带来了负面的影响。

《让路》2017年 60cm x 50cm

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,中国美术事业同整个社会一样,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西方各种艺术思潮、艺术流派的涌入,冲阙了长期封闭、单一的创作模式,为中国画家展现了一片多元化、多样化的创新与突破天地。与此同时市场经济在中国深入发展,随着外商、旅游者的进入,以及那些先富起来的国内商人和白领阶层对艺术的需求,在他们的审美价值观的作用下,使得一部分艺术家的创作,逐渐由尊从指令性大统一的模式,从主流政治文化的囹圄中流离出来,走向民间、走向市场。

《卖花女》2011年 120cm×120cm

在乡土风情题材的框架下,以色彩浓艳、造型甜美、意趣婉约的描绘女性为主体的世俗气息较浓的“新写实主义”的绘画,崛起于中国画坛。这是应运而生的时代产物,是自有其社会价值、审美价值的艺术流派。经历过艺术院校科班培养的陈雄勋,色彩以及造型能力训练有素,加之他曾先学习过版画,其后专攻油画,又研习壁画,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将版画注重的结构肌理、黑白灰整体关系的处理,油画丰富厚重的色彩、变化灵动的笔触与壁画的平面构成、打破固定时空的组合以及装饰变形等多种元素融为一体,将古典的秩序与理性相结合,所创造的新写实主义的作品,逐渐形成不拘一格的艺术风貌。画路宽,适应性强,对于职业画家的陈雄勋尤为重要。近二十年来他画画首先是为了生存,就不得不去适应不同层次的雇主们的胃口,此种状况造成的困惑与逆境,对于心理上习惯于自由的画家,形成的压抑和痛苦,是可想而知的。

《收鱼》2015年 150cm×120cm

陈雄勋一面在商海中拼搏(但经常被艺术倒爷、掮客欺骗),他没有为了卖画而粗制滥造“行画”;另一方面又坚守对艺术的执着,仍在不断地创绘新作、加工修改旧作。执着的坚守让他常处逆境,当然也会带来挑战和机遇。


陈雄勋,1943 年生于云南省昭通市,1966 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油画专业,1982~1984 年入中央美术学院进修壁画专业。1985年调青岛纺织工学院任教。1988 年调回云南国际技术促进公司。多次参加全国性美展。《选村官》获建党80 周年美展优秀奖。《红日高照团结寨》入选1972 年全军美展成为云南省油画历程中的经典作品。

回复

请输入你的评论!
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